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世禄的生物课堂内外

教师要做到专业性和终身性,目标是研究型教师。——互动平台欢迎您!

 
 
 

日志

 
 

[引用]林祖荣:如何面对特例?  

2011-06-08 00:28:09|  分类: 高考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200道判断中不少的条目是关注到了特例,因此也就引发了大家对如何对待特例的关注。生物界的复杂与多样性决定了生物学中特例的普遍性,也因为特殊的普遍存在,特殊也就构成了生物学科知识结构的组成部分,忽略了特例的知识结构是不完整的、有缺陷的,在各类考试中,考查普遍规律的同时兼及一些特例当属于合理的考查范围之内。在复习教学我们如何面对特例?我想至少需要思考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是如何对待特例?

    我认为应该根据复习的阶段以及复习的学生对象而定。如果是首轮复习,过分关注特例显然是不合适的,从知识的角度来讲,把握重要概念、原理、规律以及重要生物学事实,形成知识的核心结构是这个阶段的主要任务,如果此阶段过多的强调了特例,就会削弱对核心内容的理解与把握。但当复习进行到了查漏补缺的阶段,适当多关注一些特例就非常必要了,这也是进一步完善学生知识结构的重要环节。试想,这个阶段核心内容已一而再,再而三的进行巩固与训练,在查漏补缺的时候再去强化除了重复还有多大意义? 诸如两对等位基因的遗传中,F2出现9:3:3:1的比例,测交后代出现1:1:1:1的比例谁都不会否定其重要性,但如果这种类型的判断出现在这200道判断中,相信没有多少老师会对它再感兴趣的;如果我们在复习中不断地强调这些相信也没有几个学生愿意听你唠叨,除非自己的学生对这些基础的内容还没有掌握。

    此外必须考虑到自己的教学对象。我前面所说的是基于比较优秀的学生群体而言的。我面对的是98-100%进入重点大学的学生,我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他们到了一、二模阶段对于核心的内容无须我再作太多的强调与关注。恰恰是一些特例,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会成为复习中的疏漏。他们的目标不是获取基本分,而是争取不丢分或少丢分,这就决定了他们必须在关注重点的基础上尽可能减少知识上的漏洞,哪怕是花一些时间与精力上的成本,这是应试中争取高分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我的教学对象只是普通学校的学生,如果他们连最基本的知识、学科的核心内容都漏洞百出,再让他们花太多的精力去应对特例,那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了。如果是如此,这200道判断是没有必要去做的,继续基础内容的复习才是上策。

    其次是我们该关注哪些特例?

    关注特例不应该是为关注而关注,关注特例的目的应该在于完善学生的知识结构,更有助于学生对核心知识的理解,否则对特殊的关注就成了学生的一种负担,从应试的角度来讲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比如,在神经兴奋的传导中,要不要关注单突触的情况?我认为不需要,因为了解单突触除了能让学生知道这种特例外,起不到其它的作用。要不要关注光合作用不在叶绿体中进行以及有氧呼吸不需要线粒体的情形?我觉得需要。因为那是原核生物普遍的光合与有氧呼吸的方式,而原核生物的结构与功能显然也是需要学生把握的。要不要关注逆转录?当然需要,因为它是中心法则的补充,它丰富与完善了遗传信息的传递过程。要不要关注非病毒诸如人类细胞中的逆转录现象?诸如端粒酶中RNA的逆转录?我认为不需要,除非这是个信息题,否则除了给学生带来混乱外很难看到它的正面价值。动物细胞含有中心体,我们要不要去想方设法挖掘一个特例出来?我想当无此必要,即便是有。动物细胞不一定含有线粒体是否需要知道?这是个推测,不需要死记硬背。线粒体是真核细胞有氧呼吸不可缺少的结构,但自然界中存在着厌氧型的动物,这些动物的细胞中是不含有线粒体的。突触传递是单向的,但研究表明突触后膜也会释放一些物质,对突触前膜产生影响,也就是突触的传递也并非绝对单向,那么我们要不要否定突触传递的单向性而把也把这种特殊性补充给学生?除非你存心让学生陷于混乱之中。

    当然,还是那句话,具体如何把握那些只能是教师自己去理解,估计谁都不大可能一一列出哪些需要关注哪些不需要关注的。

    第三是如何处理特例?

    这个问题依然十分重要。在通常情况下我认为需要避免单纯性的知识补充,单纯的知识补充是最容易操作的一件事,但它是对学生最无益的方式。比如,孟德尔定律的拓展如果我们去给学生补充互作效应、互补效应、上位效应等等,这是大学内容的下放,无疑是会大大增加学生负担的,而如果换一种方式,教师提供背景让学生进行分析,则不仅能完善学生对孟德尔定律的认识,还进一步巩固了知识,训练了知识的应用,那是一举多得的效应。

    教学本该是复杂的带有个性化的活动,单一化的思维方式以及试图对教学程式化固定化的努力只能束缚自己的手脚,使教学陷于僵化。君不见课改以来,说探究重要于是课课必探究,似乎不探究的课就算不得“课”了;说多媒体教学重要,于是课课多媒体,似乎用黑板粉笔的课变成了陈旧落后的代名词了;说重视学生的活动,学生的口动起来了,手动起来了,但脑是否动起来、思维是否动起来,就不关注了。同样,对于教学中特例的关注也需要我们的教学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